一些与之相生的动词(组诗)
2017-04-19 10:16:39
  • 0
  • 0
  • 2

作者简介:铎木,本名张泽欧。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各类公开刊物发表作品多篇(首)。出版《痕之十四》《殇之十四》《流言集谎言集》等诗集六部。诗歌入选多种选集。多次荣获国内大赛奖。2014年因癌致残,但仍痴迷于诗歌。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湖南新乡土诗歌研究会常务理事,邵阳县作协副主席。笃信写诗如做人,修行道德。


一些与之相生的动词(组诗)



在你的槿南,我向北瞭望

十二朵花束渐次绽放,如同铭在左臂的豹纹

从竹叶下迅捷而过

你说:是鸟总会离开巢语,是风总会

吹过朽木的虫洞。可一个男人呢

他会远去,寻求固执的落寞

也许不会回到原点,比如放飞的流水

渐渐丰腴的羽毛

如果真有轮回,我不知还是不是

你的槿南



不要妄加猜测,评论。在季节的末梢

异乡人早已洞察。尘埃即至

一群鸟俯冲在寒冷的月下

度心之人知道推理,他牵上墙壁的手

与影子们细语

简洁的词汇充斥想像的暴力

正如黑暗将最后一盏灯吹熄,墨汁无虑

听见潮湿的脚步声



热衷于乡情的汉子赶着午夜的马车

驿道之外站立一排树桩

夜空的繁星呢

点燃隧道之光后,魔法不复存在

有的人还在路上,他们不被所有人发现。当油灯

枯灭,宠物猫磨尖了爪子

黑夜被撕开,呈现绿意的狰狞

有的人却与流星曳去,留下许诺的爱情

或与黑暗中的誓言关联。持之

太悠久了,比如拥有初恋的石径

把余下的月亮还你



让无法触及的华丽披上外套。离去

现在,我们说说身边的物象

你又回到了起点。乡村急速后退

首先是一群蚂蚁,在你离开的日子,它们

使时光镂空

留下梵音。其次是恣意的夕阳

它显得谨慎,并为你默算高山与流水的落差

而那株羞涩的花,躲在凹处

只剩下枯萎了,一只灰雀站在那里

它听不见伐檀的声音

还有必要让采薇的姑娘经过吗



操外乡方言的人试问风的方向。没人理会

默然相对,有人递上罗盘

漩涡顿生,向磨盘淹去

好诡异的一次回归,太阳将柴火烘干

接近掩体,或凸物

优美的音乐即将逝去

可脑海里的船却带来真理碰撞的潮声

那里有一些洁白的鸥鸟

在椽木上,礁石与泡沫融为一体



被一条鱼恋上时,他正在清洗贝壳里的号语

海浪早已远去,任海岸一寸寸沙化

接下来的季节又爱上了鱼刺

好像是骨头的一次伤害,残阳轻轻叩击

似击缶的乐师,他们用稻草的火焰焚琴煮鹤

你不必追逐绝壁的回音

过眼的,不过是一滩随着阴晴变色的水迹

拥抱后,你咽下自己酸性的眼泪

这些都发生在废墟之上



走向祭坛,从祝福说起

引申,或越过

祈雨的人脱下长褂,露出虬须与鸟道

马蹄音适时响起,如二十年前的迎亲管乐

干旱之后,祈盼雨露

祝福渐渐散去,留下裂开的壁画

你献出了灵魂的虫洞

再朗一遍祭文吧!铜音愧对

你牵挂村庄后的一片紫色的梯田

月色腹痛

吐出匿藏的罪过



接着,道声晚安。恰逢你掀开井盖

小女子挽起袖管

喊魂的老人在盐道过来

天干物燥。十二道私房菜后,樽上旨酒

别去在意谁点上的柴火

此时,献舞者必是我们仰慕的翅膀

“我便要走进你的梦了”,她警告檐口的乌鸦

指着月下的藤蔓,喃喃

似一道噬魂的咒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